Kin55Go樹屋

從那裡到這裡

有時我也會忘記了從前的「我」,回想,那是很遙遠卻又是在眼前的景象。

年輕時總會寄望未來,計劃著十年後二十年後的目標,如果從小成就達到大目標,後來發現目標達不到讓我氣餒,甚至會產生自我懷疑,然後,我不敢再計劃超過五年的事情,這樣一些需要好好編排的事情,我便會放棄不做了。

當媽媽之前,總是會想著過去,警愓自己切勿再錯,後來發現,這樣的狀態讓我「活在過去」。

2017年11月,我沒有計劃下,老師送我去日本的機票作生日禮物,讓我去了彩油校長Mike Booth的Beyond the colour – teacher & practitioner update,然後突然間喚醒了埋藏在我內心的「長久計劃」。回港後,我經過了一段時間內心爭扎,反複思考和咕嚕,從自我懷疑到懷疑人生……

接著兩年所發生的事情,很密集也顛覆了我很多的規限,我跟本來不及思考太多便要做決定回應。整整兩年的時光,那個冷靜、堅強和有勇氣的自己重新冒出來,「久遺了,哈佬!」,和以往不同的是情緒化、冷靜、恐懼、堅強、擔心焦慮和有勇氣,甚至希望與絕望等等的「我」共存,它們決定做朋友,而我也樂於接受它們並存,這讓我感到很完整。

記憶裡幼小的我在海灘遊玩,媽咪希望我學會游水把我掉入水裡,我心生恐懼抓著她不放,她便把我按在水裡說:「你不放手我不放手」,我寧願呼吸不到也不放手,在我差不多失去意識前媽咪把我抽出水面。成長的階段我嘗試了兩次學習游水也不成功,這次,我決定放下過去聆聽身體的節奏,重新學習在水裡活動,就是這樣,上了七堂我學會游蛙式,能在水裡一呼一吸的前進。

這個經歷讓我懂了「活在當下」的意義,確實「今日是過去的果,明日的因」,如果心念不變因和果也不會有所改變。既然今日是過去的果,我便「接住」生命送來的人和事,不批判自己,好好的面對和處理,在空檔的時候做一些自己選擇的事情,陪伴自己選擇愛的人。

我做夢也沒有想過自己會去墨西哥,那個單純的感覺,就像Coelho Paulo所寫The Alchemist裡的牧羊少年那樣「要去埃及」,就是這樣好友JL便與我同行。墨西哥是我不知道的地球空間,我沒有任何的認知除了辣味和粟米片(一笑~)。在一個陌生的國度,我能夠放鬆自己、表達自己的感受、表達自己的愛。

上年底和朋友DF去探望已故友人M,那時我們望著廣濶的天與地,我說:「新的空間名稱是D字頭的,讓我想一想、等一等、聽一聽。」然後,「Dharma Heart」這個名稱便出現,略用靈數計算一下是「52」,就是這個數字了。未來的我無法擔心,確立了這個空間去做「服務」,就讓它展翅。「B」字頭的「as butterfly」是屬於我把對一個男人的愛延伸到所有我遇到的人;現在「D」字頭的「Dharma Heart」是屬於「心」「念」的種子。

而我,還是留下了作為「療癒師」的固執,聆聽著生命的指引。

希望「Dharma Heart」能服務每一個需要的「真。香港人」 ,也歡迎有開放心靈的任何人。★

寫於2020 07 17 #Kin110 #portal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